Wuyuan's Movie
Just for Sharing

少数派报告 - Minority Report

少数派报告
中文名
少数派报告/关键报告
英文名
Minority Report
类型
惊悚 科幻 剧情 动作
上映年份
2002
国家
美国
导演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 Steven Spielberg
主演
柯林·法瑞尔 - Colin Farrell
汤姆·克鲁斯 - Tom Cruise
尼尔·麦克唐纳 - Neal McDonough
马克斯·冯·西多 - Max von Sydow
萨曼莎·莫顿 - Samantha Morton
评分
IMDB: 7.7/10
豆瓣: 7.7/10
时光网: 7.8/10

预告片

简介

  2054年,华盛顿特区。由于科技的高度发展,人们已经可以在严重的暴力犯罪行为发生前预知它的存在,罪犯在未犯下罪行前就能被警方侦测出犯罪意向并因此受到法律制裁,为此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负责处理这种“预知犯罪”案件。

  乔恩·安德顿(汤姆·克鲁斯)就是在这个部门内工作的精英探员之一,然而有一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向尽忠职守、遵纪守法的乔恩竟被侦测出有犯罪企图,他被控“即将”谋杀一名他根本不认识的男子,转眼间,乔恩就发现自己已经由一名执法者变成了被政府逮捕的目标,原本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事也忽然全变成全力缉捕他归案的敌人。

  在乔恩亡命奔逃的过程中,他知得政府用来预测感知犯罪意向的是三台具有人脑智能思维方式的超级电脑“法官”,一个人的罪名最终是否成立,其决定权不再是落在人数众多的陪审团手中,而仅仅是由这三位“法官”来判断被告的生死。当其中的两位“法官”认定罪名成立,而另一位“法官”却持相反分歧意见时,如果最后这位“法官”(也就是“Minority”——少数派)的判断才是正确的,那么这名“法官”的意见就被称为“少数派报告”。

  对乔恩罪名的宣判,三位“法官”就出现了分歧,其中一位认定他是无罪的,那么在众多精干探员的追逐下早已精疲力竭的乔恩,到底能否利用这份“少数派报告”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幕后

  十年磨一剑

  本片改编自美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迪克的同名短篇小说。《少数派报告》最早发表于1956年的《Fantastic Universe》杂志,虽然迪克现在已经成为科幻小说界的传奇作家,但他在5、60年代创作的数百部短篇小说从未取得过商业成功。第一部改编自迪克小说的电影是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的《银翼杀手》,不过在影片完成之前,迪克便已经撒手人寰。

  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在谈到影片主题时说:“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想知道角落中发生的一切,我们都想知道在这世界上、在我们的生活中将会发生什么。影片故事提出了假如我们能够预见未来的想法,而被预知的事件又与生死息息相关。”

  为拍摄《少数派报告》,斯皮尔伯格仔细研究了40年代的经典黑色电影,“我希望进行前所未有的尝试,”他说,“我现在正处在挑战自我的阶段,而《少数派报告》充满了神秘色彩。这是一个谁做过或谁将做的问题,同时还具有着丰富的人性层面。”

  在1983年拍摄成名作《乖仔也疯狂》期间,汤姆·克鲁斯第一次见到了斯皮尔伯格,两人一见如故,于是一直希望合作一部电影。将斯皮尔伯格誉为伟大叙事者的克鲁斯说:“他用电影让我们体验到真正的愉悦,我知道每个人都想与斯蒂文合作,所以出演《少数派报告》是我最珍贵的机遇。”

  早在出演《大开眼戒》时,克鲁斯就被《少数派报告》的剧本初稿深深吸引,他将剧本推荐给斯皮尔伯格,后者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尽管影片酝酿了至少10年,但斯皮尔伯格从一开始就决定亲自执导。在福克斯公司,曾有很多影人想将《少数派报告》搬上大银幕,在看过乔恩·科恩改编的剧本之后,斯皮尔伯格拜读了小说原著,随即找来编剧斯科特·弗兰克继续修改剧本。

  由于克鲁斯要出演《碟中谍2》,而斯皮尔伯格也要执导《人工智能》,于是《少数派报告》的拍摄又延误了两年,不过在此期间,斯皮尔伯格和编剧弗兰克及制作人沃尔特·F·帕克斯始终不忘在工作之余凑在一起继续完善影片故事,而艺术指导亚历克斯·麦克道尔也得以在创作初期就开始构想影片中的未来世界。

  制作人邦妮·柯蒂斯说:“构建影片故事的任务非常艰巨,斯蒂文希望钩织出一部心理惊悚片,所以在发展过程中,他充分关注着影片中的所有层面,我认为《少数派报告》是斯蒂文迄今为止最复杂的作品。”

  畅想未来

  为了让片中的日常生活体现出细致入微的未来一面,斯皮尔伯格认为多“兵种”协同作战势在必行,他说:“我想应该让技术、环境、犯罪行为、医学、社会福利、交通、电脑和其他领域的专业人才齐聚一堂,这样片中50年后的未来世界才会协调统一。”

  影片的智囊团由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发明家和作家组成,这些专家出席了制片方在加州圣莫尼卡一家宾馆举办的研讨会,整个会议为期3天,他们与斯皮尔伯格、编剧弗兰克和艺术指导麦克道尔一道仔细讨论了有关未来的所有社会和技术细节,议题内容甚至细化到刷牙方法,而道具部门也从中获得启发。

  麦克道尔回忆说:“我们在一起讨论了今后不同时期社会将受到影响的方方面面,什么会发生改变,会有什么样的趋势,我们知道我们必须消化吸收所有问题的答案。”

  在所有预测中,有一点几乎毫无异议,那就是所有人都将逐渐失去隐私。“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暗中监视你,”弗兰克说,“而是为了销售。在不远的将来,扫描你的双眼和追踪你的行踪是完全可能的,他们非常清楚你购买的所有商品,所以他们才能继续将商品卖给你。”

  “乔治·奥威尔的预言在21世纪变成了现实,”斯皮尔伯格说,“‘老大哥’(奥威尔小说《一九八四》中大洋国的领袖)在看着我们,在2、30年后,我们可怜的隐私会完全蒸发,因为先进的科技可以穿过墙壁和屋顶窥视我们的私生活。”

  任本片科技顾问的约翰·安德考夫勒(John Underkoffler)已经在世界闻名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工作了17年,他说道:“菲利普·迪克一直对科技很感兴趣,但他超越了大多数人,因为他深知优秀的科幻小说其实是社会科幻小说,而技术正是社会事件的反射和共鸣。迪克真正关心的是技术对人类造成的影响,我不确定他是否做出过判断,但他一直在求问,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

  关于角色

  在矿物燃料让位给磁悬浮交通系统的同时,预防犯罪的潜力也日益强大起来。《少数派报告》中的主人公约翰·安德森失去了一切,所以他投身预防犯罪部门寻求平衡,希望借此消除掉世上所有的罪恶。人物正是编剧斯科特·弗兰克着手剧本故事的切入点,他说:“什么样的人会信奉这种系统?6年来,痛失爱子的一幕反复在他眼前回放,这种挥之不去的内疚让他相信这种系统,因为在他看来,这种系统会让亲子诀别的悲剧不再上演。”

  在从预防犯罪成像系统中看到自己的面孔之前,安德森从未怀疑过预测结论。他是业界精英,他不遗余力训练手下,却史料未及有朝一日会以己之道还治己身。斯皮尔伯格称安德森在经历着身体与情感的双重苦旅,而在此之前,克鲁斯从未演绎过如此复杂的角色,斯皮尔伯格认为他在片中的表演非常惊人。

  随着事态发展,安德森发现只有置身局外才会发现系统的种种缺陷。由柯林·法瑞尔扮演的司法部官员丹尼在全民公决之前奉命前来审计系统并确保其万无一失,如果说安德森的工作动力是悲伤和愧疚,那么在丹尼身上就是信仰。丹尼有着宗教背景,他像信赖上帝一样坚信着三位预言者,他认为他们的信仰价值超越了司法价值。法瑞尔说:“丹尼是个骄傲自大、自以为是的家伙,他渗透进预防犯罪部门内部,假装作他们的同伴,而实际是想踩着别人肩膀往上爬,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

  关于拍摄

  在影片正式开拍之前,麦克道尔领导的艺术部门先要完成所有场景的草图和情节串连图板,在得到主创人员的认可之后,所有图纸将送交Pixel Liberation Front公司,后者会制作出片中所有场景的三维预览画面,制片方由此节省了数百万美元的制作经费。

  为本片掌镜的贾努兹·卡明斯基从《辛德勒的名单》开始就成为斯皮尔伯格的黄金搭档,他说:“《少数派报告》的拍摄规模超过了我之前拍摄的所有影片,这部电影需要剧组各部门的最紧密配合。我们根据照明方式和摄影机运动设计出影片布景,有些场景需要让摄影机穿过整栋房屋,所以布景的设计必须满足拍摄需要。为了保证影片画面、光线和视觉风格的流畅,我们必须提前数月就开始着手设计和制作布景和服装。”

  斯皮尔伯格从一开始就认为本片是一部黑色电影,他说:“我对贾努兹说,我要让这部电影成为我拍摄过的最丑陋、最肮脏的作品。我想让影片阴暗、粗糙、阴冷。”卡明斯基与斯皮尔伯格极力用影像体现出安德森情感和心理的黑暗之旅,为打造出这种效果,卡明斯基决定从光线入手,并想方设法降低画面颜色的饱和度。他说:“在通常情况下,冲洗胶片要去掉感光乳剂,但我刻意省去了这一步骤,于是亮区会更加刺眼,以致无法看清任何细节。我们希望创造出一个真实而危险的世界,而强烈的对比会让观众无法分辨阴影中的细节,从而自然而然的让人感到危机四伏。”

  在出演片中的动作场景时,汤姆·克鲁斯一如既往的要求亲自完成特技,他的强烈愿望有时甚至让斯皮尔伯格感到不知所措。斯皮尔伯格回忆说:“我第一次看到汤姆表演特技是在《碟中谍2》的片场,当时他正从90英尺空中跃下,除了钢丝之外,甚至没有气垫。我直接走到吴宇森面前问道,‘你怎么能让他这么做?’吴宇森望着我无可奈何的答道,‘我根本没法阻止他。’所以,在《少数派报告》开拍前我就和他约法三章。我说,‘你必须让我决定做哪些特技,而且必须无条件服从。’不过,片中的大多数特技还是由他亲自完成。”

  片中曾有一段发生在小巷中的追捕场景,除了身后追兵之外,安德森还要设法摆脱穿着飞行服装在上空围堵他的警察。为让观众看到前所未见的单人飞行场景,影片特技协调人布莱恩·斯莫兹(Brian Smrz)与艺术指导麦克道尔携手创造出一种吊索。在伯班克的华纳兄弟公司片场上,艺术部门和建筑工人一边搭建出一个长400英尺、高55英尺的小巷布景,一边在布景上方30英尺处架起搭载吊索的外围框架。斯莫兹说:“我们使用的缆绳有1.5英里长,每个空中飞人需要占用两、三名剧组人员,而真正拍摄时总会有6个人悬在空中,当然,其中就有汤姆·克鲁斯,不过他很快就得心应手,因为这个团队曾参与他最近两部电影的拍摄,他充分相信我们,合作起来也非常默契。”

  片中另一个精美的动作场景出现在生产未来雷克萨斯汽车的车厂里,影片拍摄选取的地点原来是一座兵工厂,后来变成铝厂,专门从事铝的冶炼及抛光。由于厂房房顶布满天窗,所以自然光成为这段场景中的最佳之选。

  由于安德森要与丹尼在汽车生产线上展开殊死搏斗,所以拍摄现场的生产车间必须完整而精细。为此,麦克道尔必须设计出未来汽车的生产流程。他说:“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那时的汽车不该再由金属制成,而是应该运用光固化成型材料,通过激光固化,你可以制造出高刚性的树脂车身。于是我们有了一个配备有5只激光器的水槽,激光器会快速在液体表面绘出轮廓,汽车车身随即跃然眼前。”成型后的车身将由全自动化机器人装配线接管,其中的大部分零件由川崎公司提供。斯皮尔伯格非常喜欢装配线上的机械臂,以致将其中一个当作了摄影机吊臂。

花絮

·片中共出现了481个特效画面,超越了斯蒂文·斯皮尔伯格继1977年《第三类接触》之后的所有作品。

·热门小说《X一代》(Generation X)的作者道格拉斯·库普兰德(Douglas

Coupland)曾为本片设计出多款未来派产品。

·片中最具未来感的莫过于磁悬浮交通系统,为设计出片中车辆,导演斯皮尔伯格和艺术顾问麦克道尔曾求助于雷克萨斯公司和汽车设计师哈罗德·贝尔克(Harald Belker),后者曾为《蝙蝠侠与罗宾》和《绝世天劫》设计车辆。

·在拍摄汽车生产线的场景时,有20名剧组人员负责操作生产线上的不同机械。

·在影片开拍前,主创人员咨询的智囊团由16人组成。

·汤姆·克鲁斯刚完成《香草天空》就开始出演本片。

·汤姆·克鲁斯出演的《甜心先生》和《香草天空》的导演卡梅伦·克罗在片中客串了火车上认出安德森的乘客。

·马特·达蒙和荷兰演员约里克·范·韦杰宁根曾是扮演丹尼的最初人选。

·汤姆·克鲁斯出演的《木兰花》的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曾出现在火车中。

·片中三位预言者根据著名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阿瑟·柯南道尔和达希尔·哈米特命名。

·所罗门医生家中放映的电影是1955年的《竹屋》。

·在影片开头一个丈夫准备谋杀妻子和情人时用的是一把剪刀,与1991年《再死一次》中的凶器相同,这两部电影都出自编剧斯科特·弗兰克之手。

·安德森使用的手枪是Beretta 9000。

·本片是斯蒂文·斯皮尔伯格“Running Man”三部曲的第二部,其他两部分别是《人工智能》和《逍遥法外》。

·在安德森绑架阿加莎的场景中,丹尼问道:“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一位警官答道:“51分28秒。”这正是影片的剩余时间。

·简·德·邦特原本打算执导本片,当斯皮尔伯格加入后,他决定退出,但他的名字仍出现在制作人中间。

·当安德森在接受眼移植之后苏醒过来时,背景中播放的电影是1940的《佐罗的面具》。

·梅丽尔·斯特里普曾是扮演艾里斯的最初人选。

·据影片音效设计师加里·瑞德斯托姆(Gary Rydstrom)称,片中磁悬浮汽车的声音出自他家中的洗衣机。

·在拍摄安德森在浴缸中屏住呼吸的场景时,导演斯皮尔伯格曾希望用CG技术打造出在水中上浮的气泡,但最终效果是由汤姆·克鲁斯自己完成的。

·本片是斯蒂芬·斯皮尔伯格为20世纪福克斯公司执导的第一部电影。

·斯皮尔伯格请来12名世界顶尖级的柔术演员表演片中的瑜珈课。

·片中旅馆职员由汤姆·克鲁斯的表弟威廉·麦鲍瑟扮演。

·按照斯皮尔伯格的原定计划,本片应该在《人工智能》之前拍摄,并且由凯特·布兰切特、马特·达蒙、伊安·麦克莱恩和珍娜·艾夫曼分别扮演阿加莎、丹尼、伯吉斯和莱拉。

穿帮

影片故事发生在2054年,当安德森检查旅馆登记簿时,曾发现利奥·克劳在2044年有住宿记录,而旅馆不可能保留10年前的记录。

在接受眼移植手术后,安德森的眼睛变成棕色,而电脑仍显示为蓝色。